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开挖乾隆裕陵一度以为找错盗口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06-08 22:48:37

产后经期延长吃什么药调理
痛经可以吃点什么药
更年期经期延长怎么办

裕陵地宫的第一道石门背面雕刻

作者:徐广源定价:55元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出版时间:2017年8月

作者简介:徐广源,满族,河北省遵化市人,1946年3月生。任清东陵文物管理研究室主任多年。现专门从事清代陵寝、后妃的研究工作。参加过乾隆帝裕陵地宫、慈禧陵地宫、容妃(香妃)地宫的开启和清理,亲手整理过慈禧的遗体。

在国家明令禁止下,他为何还要请示开启裕陵地宫?

1956年对明定陵的发掘,实际上是为发掘明永乐皇帝朱棣的长陵而先期进行的一次试点性发掘。但是,此事在当时却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随后,国内便兴起了一股挖掘帝王陵墓的浪潮。

毋庸讳言,明定陵的发掘及其数千件珍贵文物的出土,对于明代历史和中国陵寝制度的研究,都具有重大的意义。但也不可否认,由于我们对文物的保护技术还没有达到先进的水平,特别是对出土的纸质、木质、丝织文物的保护更是缺乏相应的技术,致使这些珍贵文物或入手为泥,或见风成灰,或变形、变色、变质,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愧对祖宗和后世子孙。明定陵地宫中出土的文物,也存在这种情况。为此,在明定陵地宫发掘后不久,在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郑振铎、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夏鼐(二人当年均对发掘定陵持反对态度)的联合提议下,国务院下发了“停止对一切帝王陵墓发掘”的文件。

据岳南先生写的《风雪定陵》记载,1965年周恩来总理陪同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参观明定陵时,吴晗也陪同参观。他曾借阿尤布汗赞美定陵地宫的机会,再一次当面请求周总理批准发掘明长陵,但遭到了总理的拒绝。至此,发掘帝王陵墓的举动终于画上了句号。

1972年,“文化大革命”已进入后期,国家已开始调整政策,提出了“古为今用”和“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历史唯物主义教育”的口号。“文化大革命”前期被关闭的文物名胜和旅游景点,被逐步解禁,开始接待游人。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有识之士透过眼前的迷雾,预见到随着国家形势的进一步好转,在不久的将来会出现一个旅游高潮。清东陵是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我国现存规模最大、体系完备、保存较好的古代帝王陵墓群,孝庄皇后、康熙帝、乾隆帝、慈禧、香妃等清朝的著名人物都埋葬在这里。清东陵拥有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未雨绸缪,迎接旅游高潮的到来,是每一个文物工作者的历史。谢久增先生就是这一批有识之士中的一个代表。

谢久增先生毕业于遵化师范学校,1964年被分配到清东陵文物保管所工作,担任会计。当时文物保管所还不到十个人,他算是学历最高的文化人了。有人会问:谢久增难道不知道国家禁止开启皇陵地宫的规定吗?当然知道。那为什么还要开启裕陵地宫呢?我们知道,国家严禁开启的是那些没有被盗掘过的帝王陵墓。开启未被盗掘的陵墓称为“发掘”,开启那些已被盗掘的陵墓则称为“清理”,两者之间有着严格的区分。清理地宫在一定意义上说,不仅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而且还有保护地宫、抢救文物的意义。

后来裕陵地宫的清理,完全证实了这一点。裕陵地宫开启后不久发现前三道石门上均出现了裂缝,为防止坍塌,清东陵文物管理处于1989年12月15日支顶了十根石柱,从而有效地保护了地宫。在清理地宫时,还能将长年累月浸泡在灰浆泥水中的珍贵文物逐一清理出来,起到保护文物的作用。

谢久增将自己的一系列想法以及他为开启地宫所做的调查工作,向清东陵文物保管所领导作了全面汇报,谈了自己的想法。

1972年12月中旬,在河北省文化局局长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清东陵文物保管所关于开启清理乾隆帝裕陵地宫的请示》。1972年,在一般古建维修都很困难的情况下,清东陵文物保管所竟提出开启裕陵地宫,岂不是异想天开?因此,开启地宫的报告如同石沉大海,翘首企盼的清东陵文物保管所一直没有听到回音。

就在开启无望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裕陵地宫开启无望的时候,清东陵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随后,形势出现了转机。

1975年6月的一个星期天,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偕夫人到清东陵参观旅游。名为旅游,实际上是一次工作暗访,所以事先既未通知河北省、唐山市,也没有告诉遵化县和清东陵文物保管所。

清东陵陵寝虽然有十四座之多,但当时开放的却只有慈禧陵一座,游人也很少。当时清东陵文物保管所的办公室和接待室设在慈禧陵的神厨库院内。王冶秋夫妇刚刚进入参观区,就被经常进京出入国家文物局的谢久增认出来了。他急忙将王局长夫妇请进接待室,休息了一会儿,由乔青山所长和谢久增陪同,参观了慈禧陵。参观结束后,乔青山向王局长汇报了工作,并重点介绍了开启裕陵地宫的想法。王局长听得很认真,但没有明确表态。

王冶秋先生当时是掌管全国文物工作的最高长官,同时又是一位平易近人、和蔼谦恭的长者。国家文物局局长亲临最基层的一个文物单位,不用说在当时,就是现在也是一件大事,那可是最大的顶头上司呀。清东陵文物保管所本想中午好好招待一下局长夫妇,却被王局长拒绝了。局长夫妇来到职工食堂,与职工们一起共进午餐,吃了一顿汤面。午饭后休息时,他问陪在身边的谢久增,开启裕陵地宫需要多少钱,谢久增回答说两万元就够了。王局长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当天就回北京了。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王冶秋走后的第七天,国家文物局就拨来了两万元钱。保管所的干部职工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国家把款都拨下来了,那就等于批准了开启裕陵地宫。于是,清东陵保管所重新审定清理方案,并逐级向上级文物主管部门请示汇报。不久,河北省文物处派来了长期负责基层文物单位工作、经验丰富的赵辉监督指导裕陵地宫的开启工作。

郝春波也开始怀疑自己:难道这其实是惠陵的盗口?

郝春波是清东陵文物保管所的开所元勋,自1952年建所的第一天起,就担任副所长。各陵地宫盗口的填砌工作,他全部参加了。盗口在哪里,在什么地方开挖,郝春波最有发言权。这次挖掘裕陵,就是在他的指点下,将开挖的地点确定在哑巴院内琉璃影壁下的神道正中。因为清陵地宫都比较浅,裕陵又被盗过,挖掘任务并不繁重,而且这次又属于试掘,所以没有雇用外工,参加挖掘的都是保管所的男职工。他们是副所长郝春波、木工组组长牛进田、瓦工组组长杨宝田、会计谢久增、照相师杜清林和职工李有、张思印等。省文管处的赵辉在现场指导。

大家热情很高,干劲十足,一连干了几天,挖了二三米深,也没有找到地宫的盗口。大家一再叮问郝春波,是不是记错了位置?郝春波面对现实,不由得对自己所指的位置也产生了怀疑,便自言自语地说:“妥不是惠陵啊?”意思是可能是惠陵盗口在这个地方。后来这句话竟成了大家与他开玩笑的话柄。这时大家都为找不到盗口而焦急。

这天中午,大家在机关职工食堂一边吃饭,一边议论挖地宫的事。照相师杜清林是来自农村的刚刚三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做起事来,总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他吃完饭,一声不吭,把嘴一抹,向杨宝田使了个眼色,两人就出了食堂,直奔裕陵哑巴院。他俩经过商量,认为不能再往深处挖了,应该横着向北掏掏。说干就干,一人使尖镐,一人用铁撬杆,横着向北猛挖起来。不一会儿,就听哗啦一声,露出了一个洞口。这时其他人也都赶来了。“洞口!”大家几乎同时喊了出来,于是都来了精神,大家一齐动手,连刨带撬,洞口变得越来越大。很快,一条通向地宫的昏暗深邃的盗洞出现在了眼前。

随后,大家手持撬杆、锹镐,拿着手电筒,钻进了盗洞,因洞内很矮,只能猫着腰。大约走了十几米,前面是一个大坎子,借助手电光,看到了第一道石门。这个大坎子实际上就是隧道内填砌砖块的北端。盗洞的北口位于大坎子的顶部,坎子根部有一堆砖头,明显系昔日盗陵匪徒拆洞时掉落的。从洞口爬下,踩着砖头,便进入了地宫。地宫的地面全是没脚深的灰浆,于是又派人回单位找来了几双水靴子。

第一道石门就在眼前。两个巨大门扇紧闭着,两位体态婀娜的年轻菩萨慈祥地“把守”着门户。大家顾不得端详,门一堆就开了。过了门洞,里面是一个比较宽敞的堂。借助晃动的手电光,只见四壁和顶到处雕刻着佛像和看不懂的经文咒语。径直往里走,地面上仍然是数寸深的灰浆。大家又推开了第二道石门,穿过一个狭长的通道,第三道石门就出现在眼前。

张朝阳坦言视频版权成本过高
小彩旗尝试演戏穿古装称未来方向不明确一切顺其自然
中船重工1天完成3大生产节点动态

相关推荐